《天安門:中國的知識份子與革命》

2021/06/04
《天安門:中國的知識份子與革命》
《天安門:中國的知識份子與革命》,史景遷(Jonathan D. Spence)著,時報:2007 。

《天安門:中國的知識份子與革命》,史景遷(Jonathan D. Spence)著,時報:2007

 

史景遷說故事的能力,在現代史家之中可能無他人可出其右,也是因為這份能力,常常也使得其作品陷入了是史學著作還是文學作品的討論之中但這都無損其優秀史家的評價。

 

這本書如同史氏其他作品一般,透過設定好的人物,作為故事的經、緯,來編織出他想呈現的歷史樣貌,從西方的角度,用中國的材料來討論中國革命。在《天安門》寫的是1895-1980劇烈變動的中國,透過知識分子在這鉅變浪潮的自處方式,來反射出整體社會的樣貌,康有為、魯迅、丁玲;秋瑾、沈從文、瞿秋白、徐志摩、聞一多、老舍也穿插在不同的階段,背景各異的知識份子,代表了各時代的典型。如同史氏的寫作特色一般,作品須具體而微的展現時代的精神與特色,天安門作為一個入口,踏進中國漫長的革命,是一場思想、統治方式與情感的革命。用史氏自己的話說就是:「中國歷史不是一場能讓舞台兩旁的人安然無恙、不受牽連的戲。」

 

《天安門》最後結束在1979魏京生與傅月華的入獄,以當時地位而言,兩位都是所謂的小人物,但在史景遷筆下,這兩個人物出現在天安門是象徵了中國歷史的新動向,我們也可以說,作為一位敏銳的史家,史景遷已經預見了之後會在天安門廣場發生的慘劇。

用余英時先生在書前序的說法就是:「中共在1949年以後擴展天安門廣場是為了把它變成莫斯科的紅場,從而宰制全中國的老百姓。文革時期毛澤東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天安門上接見數以百萬計的紅衛兵,把廣場的宰制作用發揮到了極致。然後天道好還,物極必反,1970年代以來天安門廣場已一變而為反宰制的舞台,至1989年而全面演出。1990年史景遷寫《追尋現代中國》便止於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的悲劇,他在全書結尾指出:『儘管中國政府運用思想和政治的鎮壓,我們並沒有半點理由相信:一九八九年的抗議是最後的一次。』」

 

最後和《天安門》一樣,用北島的〈太陽城札記〉結尾

生命   

太陽也上升了

 

愛情

恬靜,雁群飛過

荒蕪的處女地

老樹倒下了,嘎然一聲

空中飄落著鹹澀的雨

 

自由

撕碎的紙屑

 

孩子

容納整個海洋的圖畫

疊成了一隻白鶴

 

姑娘

顫動的虹

採集飛鳥的花翎

 

青春

紅波浪

浸透孤獨的槳

 

藝術

億萬個輝煌的太陽

顯現在打碎的鏡子上

 

人民

月亮被撕成閃光的麥粒

插在誠實的天空和土地

 

勞動

手,圍攏地球

 

命運

孩子隨意敲打著欄杆

欄杆隨意敲打著夜晚

 

信仰

羊群溢出綠色的窪地

牧童吹起單調的短笛

 

和平

在帝王死去的地方

那支老槍抽枝、發芽

成了殘廢者的拐杖

 

祖國

她被鑄在青銅的盾牌上

靠著博物館發黑的板牆

 

生活

 

    延伸閱讀

 

史景遷

https://www.whose-books.com/v2/Search?q=%E5%8F%B2%E6%99%AF%E9%81%B7&shopId=40341

 

更多知識份子

https://www.whose-books.com/v2/Search?q=%E7%9F%A5%E8%AD%98%E5%88%86%E5%AD%90&shopId=40341

 

革命

https://www.whose-books.com/v2/Search?q=%E9%9D%A9%E5%91%BD&shopId=40341

 

北島

https://www.whose-books.com/v2/Search?q=%E5%8C%97%E5%B3%B6&shopId=40341

 

天能─更多關於預知的書

https://www.whose-books.com/v2/Search?q=%E9%A0%90%E7%9F%A5&shopId=40341

 

#胡思二手書店

#史景遷

#天安門

#中國的知識分子與革命

#魯迅

#聞一多

#徐志摩

#康有為

#沈從文

#丁玲

#秋瑾

Related Products
胡思二手書店